麻将微信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范文 > 文秘知识 > 办公表格 > >

超过3亿人远程办公,上班族“宅在家”的梦想实现了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疫情期间,员工远程办公,澳大利亚人工智能公司Appen在上海的办公室空无一人。图/受访者提供

远程办公实验观察报告

中国新闻周刊记者/杨智杰

发于2020.3.9总第938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“2020年春节期间,中国有超过3亿人远程办公,企业规模超过1800万家。” 艾媒咨询的一项数据显示。

“宅在家”办公,曾是很多人的梦想。收到公司远程办公的通知,王城一度充满期待——不用在早晚高峰挤地铁,也不用每天洗头收拾,更不用操心在公司中午吃什么。但是复工第一周,他发现,现实远比想象的复杂。团队开视频会议,动辄卡顿和时延,一旦错过关键信息,就听不懂对方在讲什么。在公司几句话说清楚的事,现在每天要花费更多时间,反复在语音通话里跟同事解释。语音还没讲完,聊天软件里又多了几个@自己的信息。儿子不用去幼儿园,随时还会冲进屋里,央求陪他玩耍。

突发的疫情,颠覆了很多中国人的办公方式。2月3日复工第一天,钉钉上有2亿人开启在家办公模式。由于瞬间访问量过多,钉钉、企业微信、飞书等在线办公平台招架不住,纷纷出现延迟、卡顿、闪退等问题。

远程办公在中国的普及率并不高,而此次疫情成了催化剂。在过去一个月中,数以亿计的中国人,被动地参加了一场远程办公的大规模社会实验。这场实验没有经过严格策划,仓促上阵,规模空前并且充满挑战。身处其中的实验者们,包括公司管理者、员工和大量在线办公产品提供商,都有些水土不服,一边适应和磨合,一边反思:疫情终将过去,当工作回归正轨,远程办公能走多远?

一场毫无准备的战役

黄晓萱是一家大数据分析公司总经办负责人,公司有20多名员工,全公司居家办公,这是头一次。开工之前,她测试了五六个线上协同办公软件,选定了钉钉和腾讯会议,并要求所有同事将软件下载安装好。为了监督大家早起,公司要求每天早上9点开视频会议,穿戴整齐,“穿睡衣要罚款”。

尽管提前做了准备,第一天“云上班”,还是无法掩饰大家对远程办公的陌生与慌乱。黄晓萱不敢关掉钉钉的提醒,一有消息立马点开,生怕错过任何信息,“远程办公时,每个人都会想,如果消息回复不及时,老板会担心你不在电脑前工作,这是一种心理的影响。”高频次地阅读即时信息,黄晓萱的工作节奏被不停打断。在公司上班时,这种情况很少发生,手上的工作做不完,她一般不会去看消息,同事有急事,会直接到工位上找她。

一些从大城市回到老家的人,会发现远程办公的麻烦更多。在武汉联想集团工作的王韬春节回到了农村老家,武汉封城后,身处各地的团队成员每天都用Skype开视频会议,但是村里网络不好,信号不稳定,成了他最头疼的事情。胡世昌是湖南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总监,几周体验下来,他发现,在线上语音或者视频沟通,很依赖网络质量。有时候突然卡顿,他还得再重复说一遍刚才的话。电话里,还经常传来同事训斥孩子的声音:“不要吵了,你安静点!”会议节奏时刻被打乱,“本来10分钟可以结束的,经常拖到了20分钟。”

相比中小企业,“互联网大厂”的业务数字化程度和数字化生存能力要强很多,转向“云办公”不是难事,但挑战在于:一个企业几万人,一个部门数千人,如何协同?

牛刚是京东客户体验与服务部客服二中心负责人,京东1万多名客服中,有3000多人在二中心所在的成都办公,负责自营的电脑、手机、3C等品类。客服是人员密集程度最高的部门之一,疫情暴发后,他听说不少企业的客服都已停工,但京东要求客服工作一天都不能间断。牛刚面对的一个极大挑战是:上千人一起工作如何避免感染?无法回公司的员工,又该如何工作?

牛刚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成都客服中心很快成立应急小组,设置了职场防疫的操作标准。公司每天会定期消毒,所有员工进公司必须测量体温,工位之间得空出一个位置保持安全距离。为了降低感染风险,兼顾无法回公司的员工,京东迅速推出了客服中心的云平台,将办公系统搬到云上,客服只需要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就能工作。一周内,成都客服中心超过1500名客服开启了远程办公的模式。

但一些传统线下企业,无法照搬这些模式。企业微信高级产品总监何竞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介绍,受到疫情冲击非常大的线下零售和服务业,如餐饮、商超等企业,也开始使用企业微信进行自救。比如,线下无法开展服务,但希望在线上留住客源。

1月20日,薛松哲所在连锁健身俱乐部黄金时代全体春节放假。起初管理层比较乐观,预计在2月初,疫情就会得到基本控制。但随着疫情逐渐严重,公司中高层开会,把开业时间推到正月十五以后。又过了几天,他们判断,到3月份能开业就不错了。

黄金时代健身在全国有54家门店,2000多名员工,作为线下服务型行业,需要顾客到店消费,是此次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。黄金时代健身董事长高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道,“如果在完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,最多能撑50天。”

但是开业风险大,黄金时代不得已转变了办公方式。针对内部员工,他们使用企业微信,要求员工在线上汇报健康情况,进行线上学习和培训。同时,他们利用企业微信、抖音推出直播,对高端会员进行一对一提醒、直播、训练视频交流,半个多月吸引了3000名新用户。尽管如此,高炎估算,线上办公对员工的管理,能够做到以前的50%,而对会员的服务,只能做到大概30%。

“情况太过突然,对我们这个行业是毫无准备的一场战役。”薛松哲感叹。

2月11日,位于广州南沙区锦珠广场的中科智城(广州)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内,空无一人的办工位上几台电脑正在运行,显示器上的代码不时滚动。该企业的技术研发人员正远在家中,通过网络连接远程操作公司电脑,实现在线办公。图为该公司研发部副总监吴鸿与同事在线沟通。摄影/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姬东

老板最担心的问题

远程办公能保证工作效率吗?疫情之前,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一点。

胡世昌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远程办公最大的便利,是省去了通勤时间。以往去公司上班,每天通勤时间是80分钟,再加上早起洗漱,他要提前2个小时起床。但他发现,居家办公后,自己起床晚了,但工作时间却更长了。“大家从11点开始工作,有时候到晚上12点,同事还在沟通,大家都默认这时候你还没休息。算下来,一天至少工作了9个小时,甚至是11个小时。”他说,很多客户也没有了周末的概念,经常找来谈事,原来的“995”工作模式变成了“007”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